| 2020-06-18
阅读474
保育天使(上篇)遭鳄鱼追被蛇攻击邱瑞音保育萤火虫大冒险2007年,邱瑞音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之下闯入这一门行业。萤火虫保育工作这东西,看起来轻鬆简单,然而,实际投入工作后所需付出的时间、精神和心力,却非三言两语可形容。有人误以为昆虫保育工作者只需对着电脑做研究即可,但事实上,他们的工作何止如此简单?他们平日除了得书写报告,更多时候,还必须上山下海,以查探昆虫品种的存活情况。微弱光芒吸引异性靠近昆虫保育工作者除了在工作岗位上默默付出,同时还得为受污染的生态环境发声,以免人类严重破坏环境而不自知。邱瑞音的办公室坐落于雪兰莪甲洞的大马森林研究局里。这并非一般的研究局,而是全球最大的人造森林里的世外桃源。她的工作环境虽然优美宽敞,但工作却一点也不轻鬆。昆虫保育专家除了需定时穿梭于办公室和森林之间,同时还得对着电脑里头的数据埋头苦干。“到了夜晚时候,森林研究局里也会出现萤火虫的蹤迹,但它们多是分散在森林各处,到了夜晚才发出微弱光芒以吸引异性靠近。”她说,每每到了加班的时候,她才会有机会看到萤火虫在自己的工作範围里出现,为她带来不少惊喜。邱瑞音的工作主要是研究马来西亚的萤火虫品种,即从最基本的保育工作,到监督萤火虫在本地的生存情况,这些工作并不容易,而在过去这些年来,她也在工作岗位耗费了不少精力。单眼皮的瑞音有着一双爱笑的眼睛,说起话来,她总是满脸笑意,让人常在顷刻间融化于她的笑容之中。一直以来,大众对于一名保育工作者,甚至是研究人员的工作都感到比较陌生。很多时候,民众也都会误以为研究员的工作较为沉闷。然而,在深入了解研究员的工作内容后就会发现,研究员的工作也有精彩和有趣的一面。“我有半数时间是待在森林里,所以,工作内容并不沉闷。而几乎每一次的工作,我们都会有全新的发现,所以可说是处处充满惊喜。”此外,她也从标本储藏室里拿出部分萤火虫标本解释说:“在黑暗中,雄性萤火虫的燐光比雌性来得亮。有些种类的雌性萤火虫甚至没有翅膀,所以只有雄性萤火虫能在空中飞舞。”每月一週赴瓜雪夜拍萤火虫邱瑞音每个月约有一週的时间是待在瓜拉雪兰莪河一带,以对萤火虫进行实地考察。“我在瓜拉雪兰莪进行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在河边观察那些虫儿,然后用相机把所有虫类于夜晚发光的画面拍下。”她披露,她每次到瓜雪“出差”时,都会搭船到河边计算萤火虫的数量。她和团队中的另两名男性研究员每次都必须扛着重重的摄影器材到瓜雪,并在黄昏来临之前準备就绪,然后全情投入工作,直到深夜时分。河边有好几个不同的位置都是瑞音和同事长期固定进行研究和观察的场地。夜拍工作并不容易,然而,经过这些年来的磨练,他们早已摸索出一套可以拍出高素质萤火虫照片的模式。当夕阳西下,夜幕低垂,其中一只萤火虫的腹部燐光亮起后,其他萤火虫的腹部也随着逐一亮了起来。牠们贴着Perembang树木一闪一闪地发着光,使得河畔的树木像是一棵又一棵缀满小灯泡的圣诞树。当燐光映照在河水上,形成的倒影更是显得特别有温度。在如此浪漫优美的环境底下工作,难怪瑞音会说,她非常享受她的工作。观察雄虫光诱雌虫交配瑞音说,除了拍摄萤火虫的活动,她还得仔细观察萤火虫的情况。“我们必须观察牠们亮光的闪烁速度及强弱情况,并观察雄虫如何利用强烈光线吸引雌虫进行交配。”她披露,她最初凭着一张动物学文凭踏入这门行业时,并不知道自己会成为研究萤火虫的专员,但她过后接下这份工作后,在这个领域一待就是9年。“起初,沉闷的研究工作令我感到平淡无奇,但渐渐的,我开始从中摸索到精彩的部分,让我对这份工作至今仍未感倦怠或厌腻。”她说,她接触萤火虫的时间越长,她对萤火虫的好奇心就越大,并想知道更多有关萤火虫尚未被发掘的一面。“9年的时间让我发现,还有许多有关萤火虫的知识有待我们去深入了解。”但她说,这是一项非常耗费体力和时间的工作,因为她必须长时间观察萤火虫的活动,或花更多时间去发掘最新品种的萤火虫,而这可说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对于生态被破坏,导致萤火虫的栖息地受到牵连一事,她感到非常担忧。“以我们过去几年的统计来看,萤火虫的数量已在逐年减少,这种情况很不利。”及时闪躲三角头毒蛇邱瑞音说,经常在河畔出没的鳄鱼和毒蛇也是保育工作者所面对的另一项问题。“我日前到瓜雪工作时,就遇到一条头部呈三角形的毒蛇,所幸我们及时闪躲,否则很可能会被毒蛇噬咬。”她披露,她和同事过去也曾数次遭鳄鱼追逐。“在黑暗中看着鳄鱼那双红色的眼睛,真是感觉恐怖极了。”虽然工作风险极高,但为了完成保育工作,她仍是甘之如饴,并希望自己所付出的一切,能有助还原环境生态的原貌。此外,虽然她在这个领域沉浸了9年之久,但她认为,萤火虫还有许多不为人所知的部分有待他们去发掘,所以,她一直都对研究萤火虫的工作保持着一份莫名的热忱。“研究员的工作相当冷门,但目前已有不少年轻人开始对这类行业产生兴趣。”询及研究员的收入能否应付生活所需时,她为有意往这个领域发展的后辈注入一剂强心针。“一般森林局都不会亏待研究员,所以不需要担心收入的问题。即使研究员的薪水不能让人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但至少买车买房是没有问题的。”滥伐树木 萤火虫减邱瑞音认为,人为的破坏是造成萤火虫数量日减的主要原因。“就以瓜拉雪兰莪的情况来说,很多人以为,既然那是森林保护区,那幺,当地的红树林肯定不会受到破坏。但事实并不然。红树林后面的那片森林原是萤火虫交配的重要地点,也是萤火虫的幼虫成长的地方,但那边的河床一带的树木却遭人蓄意砍伐,以致破坏生态平衡,间接影响萤火虫的生存环境,甚至导致萤火虫数量剧减。”身为一名保育工作者,她不否认,她在许多部分根本就使不上力,比如在土地开发和砍伐森林的部分,有时候是私人单位涉及,有时甚至是政府部门涉及其中,而她根本就无力阻止。她说,当涉及的一方不愿配合时,保育工作者就会面临棘手的问题。此外,除了瓜拉雪兰莪,瑞音对西马半岛的一些森林公园和海边也非常熟悉,因为她常常必须到这些地区进行研究工作。她说,吉兰丹、霹雳或登嘉楼的萤火虫的情况都大不相同。‧2016.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