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6-19
阅读743

打开张妮佛的,充满各样的中西式料理、蛋糕食谱,炖肉类、汤品类、炊饭、糕饼点心,还有宝宝各阶段吃的副食品……,不说大家还不知道,这位天天为家人下厨的张妮佛,其实是白天有全职工作的职业妇女,而且过去的她,曾是不谙厨艺的呢!是什幺让她有了转变?又是什幺支撑她天天为家人下厨?

分秒必争的工程师,张妮佛要做女儿的专属「烘焙师」

全职工作已经够忙碌了,但是却坚持家人吃进肚子内的要亲手把关,想来并不容易。张妮佛是科技公司的软体工程师,曾经也排斥进厨房,但是在女儿奥莉佛可以开始吃副食品后,张妮佛开始亲自为女儿下厨。

错信保母 决心亲手把关女儿饮食

一开始也不是那幺顺利,当女儿可以吃副食品时,网路上流传在家自己做「宝宝米饼」的食谱,号称只要电锅就能做出入口即化的宝宝米饼,「结果做出来超硬的!连我自己都咬不下去,当时我还想说,我还是当好工程师就好。」张妮佛说。

然而儘管挫折,张妮佛开玩笑说自己性格「比较强迫症」,就因为挑战失败,后来还是打起精神继续尝试为女儿做副食品。

只是做副食品对于辛劳的职业妇女而言,相当劳心劳力,「女儿的保母觉得我很辛苦,就和我说,放心把做副食品的工作交给她吧!她能和我一起分担,我当时以为自己得到救世主了。」没想到待女儿一岁时,张妮佛才意外发现,保母完全没有餵女儿适合婴儿食用的副食品,「而是鲁肉饭、市售水饺、即溶汤包,甚至他们家前一天的剩菜剩饭。」

分秒必争的工程师,张妮佛要做女儿的专属「烘焙师」

那时张妮佛既难过又生气,她甚至自责地认为是自己偷懒,才过于信赖他人,「那时候开始我只相信自己,我觉得要为女儿的饮食把关,无法再交给任何人。」

从那时候起,张妮佛就一脚踏入厨房,由于没有其他前辈可以请教,张妮佛都是自行上网查询,或是花钱上课。现在张妮佛实在手艺太好、又天天可以变出各种花样,4岁的女儿在学校还会和老师同学说「我妈妈是做麵包的!」,相当喜爱妈妈每日为她準备的早餐。

分秒必争的工程师,张妮佛要做女儿的专属「烘焙师」 职业妇女妈妈分秒必争 想好SOP让下厨更快速

但是职业妇女的张妮佛坦言,「当妈妈分配时间就像打仗一样,分秒必争。」平时并没有婆家或娘家做后援,凡事都得自己来,张妮佛每天早上六点半左右就起床,为先生及女儿準备早餐,每天晚上也会亲自料理晚餐、并準备隔天便当,张妮佛的祕诀是「假日就会先做好一些手工馒头或麵包,每天早上就能很快加热,或是早餐也会做简单的鬆饼、饭糰。平常则利用午休先想好晚餐要做什幺菜,并将备料和下厨的过程在脑海理想过一次,回家就不会手忙脚乱。」

分秒必争的工程师,张妮佛要做女儿的专属「烘焙师」

如今可以变出各种花样的张妮佛认为,「没有什幺拿不拿手,就只是练习再练习、熟练了而已。」张妮佛从完全不会做蛋糕,到开始每年为女儿做生日蛋糕,一开始因为不会烘焙,戚风蛋糕做了二十几个才有了满意作品。今年张妮佛的公公生日,她还特意上网学做了「拉钱蛋糕」送给公公,只见公公从蛋糕中持续拉出百元钞、千元钞,笑得阖不拢嘴,张妮佛说,「我觉得有亲人生日、过节时,亲手为他做蛋糕是一个心意的展现。」

分秒必争的工程师,张妮佛要做女儿的专属「烘焙师」 张妮佛心目中的「妈妈力」

「我变得比较感性,比较有同理心。」张妮佛说,年轻时对周遭人事物都没有太大感觉,但是当了妈妈后,每每看到社会新闻、或是周遭发生不好的事情时,都会特别难过、揪心。

而为女儿、家人付出良多,她说:「以前我也不知道我的母亲是多伟大、多为我们付出,自己当了母亲之后才知道一切是这幺的辛苦。因为从怀孕到育儿路上,没有任何人能帮你,面临的都是以前学校没有学过的,全都要自己摸索、克服。但是我先生和我都有共识,只要为了小孩好,自己可以有一些牺牲、没有关係。」

分秒必争的工程师,张妮佛要做女儿的专属「烘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