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6-19
阅读460

相信大家都听过男人有三宝:相机、汽车和钟錶,尤其是黄伟文露骨地凭词寄意写出《人车誌》、《沙龙》及《陀飞轮》等佳作后。 这三宝除了可以价值不菲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共通点,就是它们都拥有不经意令男人「打冷震」的声音。汽车有引擎声、相机有快门声,而钟錶最令人「打冷震」的,就是小小的外壳内所发出的「滴答」声。当你有一个疯狂的钟錶迷朋友,若你想一看他紧皱眉头,自我陶醉的癡汉模样,大可把他带到成昌表行。小弟踏进成昌表行的时候是正午,客人稀少,甫进门后除了老闆的声音外,店里面充斥的便是由钟錶所发出的「滴答、滴答」声。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Seiko 列阵!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店内的錶海

成昌表行由吴汉辉先生于 60 年代一手创立,前身是一个楼梯档,主打钟錶维修,在创立门市以来,开始经营钟錶买卖。店内主打大众化的钟錶,种类繁多,不论新旧皆有,甚至连 Seiko 2013 某款特别版的手錶亦一应俱全。而前来光顾的客人,来维修手錶的则佔了大部份。

由于 60 年代经济开始起飞,而物质主义亦开始抬头,有不少月入二百左右的上班族,都会乐于掏出大部份薪水去购买「滴滴滴」(手錶)。据吴老闆所说,其实当年的 Seiko 石英錶,造工绝对不比 Rolex 差,甚至比 Rolex 更準确,许多人购买 Rolex 只是出于一份虚荣心。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当年有只手錶,可以话係身份象徵嚟嫁,就等于而家啲小朋友锺意着名牌咁。」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以前啲人钟意赌钱,咁赌输又想翻本,好多时都会搵当铺当咗只錶。因为嗰阵 Seiko 錶唔值钱,好多时当铺都唔会收,当时有当铺见到有赌徒拎只精工出嚟,就串佢:『穷到燶,戴精工!』」 (小弟现在才知道这句说话不是这几年的潮语啊 )

在成昌表行创立初期,曾经遇上经济上的困难,但因为当时的潮流风气,令成昌表行很快便已步上轨道。而吴老闆仲未因此怠慢,以最好的服务与态度去留住一班顾客。在小弟到访当天,吴老闆非常健谈,维修钟錶的同时亦会跟顾客有说有笑。吴老闆对自己的待客之道深感自豪:「我地嗰个年代冇乜大型连锁店,好多都係自己开铺头,想生存到就要靠口碑。」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街坊李太说:「你去连锁店,啲 Sales 净係会识 Sale 你嘢!有边个会好似佢咁,每次嚟都记得我叫姓乜,问吓我个仔考试考成点?帮衬过一次、两次,大家就熟咗喇,而家唔係整錶都会落嚟搵佢倾吓计!」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店内大多是手錶有疑难杂症的顾客

其实自从开始不断探访老店以来,就不难发现每间老店与邻里的关係都非常紧密,每位顾客既是客人亦是朋友,充满着人情味,与领汇旗下商场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象。除了待客之道以外,吴老闆为人称道的便是其丰富的经验。当天几位客人甫拿出手錶,吴老闆看两看、听两听,便已经能够一锤定音指出毛病所在。一边跟街坊轻鬆说说笑,一边眼明手快的将手錶拆开维修。从他的响如鸿钟的声线,以及乾净俐落的工夫,你大概不能想像今年吴老闆已经 70 多岁。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我跟老闆说,他很像复仇者联盟的其中一个角色,他笑说: 「我都想好似佢咁打得!」 

钟錶维修非常讲求眼力及记忆力,尤其是洗錶服务。洗錶服务需要将一只钟錶的零件全部拆卸出来,清洗完成后再将零件逐一装嵌,整个过程非常繁複,需时长达 3 小时,稍有手震、抑或忘记零件的装嵌步骤,都或会需要「砍掉重练」。虽然偶有新型号的钟錶构造会有所不同,但凭藉数十年的经验,仍能靠临场判断解构其构造。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专心维修手錶的吴老闆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将錶面装嵌的工具

「以前普遍生活条件都唔太好,有钱人只佔少数,个个都想早啲出嚟搵钱,嗰个年代读书对于家庭嚟讲係好大负担,所以好多人唔读书出嚟学师搵食。以前学师,无论边一行都好,都係冇人工嫁!」

在以前的香港,某些行业盛行着「学师」制,徒弟「抆衫尾」跟着师傅干活,为师的则以传授技艺作为回报(部份会提供三餐一宿),而大部份的「学师仔」都不会有薪水。而当学有所成,「学师仔」便能够「学成出师」自立门户,自给自足。而吴老闆的入行经过亦是如此,那短短几秒便能断症的工夫,正是浸淫自数十年来的经验。

「整咗几十年,『点维修一只錶』就好似童年回忆咁,就算乌吓乌吓都记得。」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零件盒内装有不同品牌钟錶的换修零件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呢套工具,跟咗我几十年喇!以前特登出去搵人订,而家烂咗都唔知去边度搵人配。」

吴老闆笑说:「而家好似都有啲课程係教钟錶维修,我有朋友个仔去上过堂,之后佢都讲过畀我听学过啲乜!但听完,老实讲我觉得冇乜帮助,畀完钱上完堂只係学到特定几种錶嘅构造,一複杂少少就唔识去断症嫁喇。以前有朋友仔学师,个师傅係整旧钟,嗰阵就好冷门又搵得唔多,而家就发喇,识整古董钟人工好高嫁!」

问到吴老闆有否考虑退休享清福,吴老闆认为:「其实自己都想休息吓,但谂谂吓退休其实又冇乜嘢做,其实而家开吓铺、同街坊吹吓水都几开心,加上自己又唔捨得。」其实除了购买钟錶的顾客以外,前来维修钟錶的客人大多是熟客,甚至有些客人的手錶是购自于成昌表行。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有时见返啲熟客,拎返之前喺度买嘅錶返嚟整,唔知点解感觉好窝心,好高兴只錶可以陪到佢咁耐。」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而家好多代理都未必肯帮你整錶,但有时只錶对咗十几廿年,冇理由一坏就换过只嫁嘛。以前好多人第一次出粮就会买錶奖励自己,唔係个个都捨得换嫁。无嘅,对开有感情嘛。」

还记得到访当天,有位老太太在取回完成维修的腕錶后,笑逐颜开。那刻的吴老闆在我眼内,彷似钟錶的郎中,使尽全力救活老太太的老相好,为他们再续情谊。腕錶虽看似分文不值,但其价值却可比千金。

离开之际,吴老闆道:「后生仔,得闲再嚟,到时睇我仲认唔认得你。记得继续影多啲写多啲,以前上海街好多人嫁!而家执吓一间,执吓又一间,愈嚟愈少熟人喇。」语毕,吴老闆便已继续埋头维修钟錶,伴以「滴答、滴答」的节奏。

承你贵言。

分秒在跳动-成昌表行 「钟錶就好似我嘅人生历程,冇时停。」

多谢观赏。

若各位喜欢小弟的文章,欢迎到小弟的网站参观一下:
: https://www.facebook.com/bolililili
Blog: http://130759.blogspot.hk
Flickr: http://www.flickr.com/people/130miz